80后张旭豪胡玮炜离场,90后戴威却要跪着活下去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图片来源:ofo官网

离开媒体后,胡玮炜创办了汽车新媒体“GeekCar”,那时候,她乐于让记者去挖掘名不见经传的创业者、对未来有好奇心的人。

80后张旭豪胡玮炜离场,90后戴威却要跪着活下去

张旭豪、胡玮炜已经结束了上一段旅程,只有戴威还在坚持。有人说,在中国年轻人中,只有90后这一代才是真正开始为自己活着。不知多年以后,三人回想起曾经这段经历,如何看待他们今天的选择。

张旭豪在公开信中表示,藉着这笔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规模收购,饿了么也正式成为“超级独角兽”。他承认自己在管理上的短板,也不再执著于亲手敲钟上市。始于10年前的“交大宿舍创业”至此谢幕。

李斌的共享单车这个想法没能打动陈腾蛟,却打动了胡玮炜。于是李斌转向胡玮炜:“不如你去干吧。”胡玮炜答应了。

2018年4月2日,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宣布,将联合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收购完成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将出任饿了么CEO。张旭豪出任饿了么董事长,并兼任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负责战略决策支持。

即便是在2015年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面对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合并之后成立一家新公司的可能性,张旭豪仍旧坚持“如果是我们来主导这家公司,我们并不是很排斥的。但如果是对方来主导,我们是比较排斥的。”

这使得张旭豪从小就在浓郁的商业氛围里耳濡目染,同时,父亲很注重培养张旭豪对金钱的理解力和掌控力。很多报道中引用过一些例子,包括大学期间张志平将几年的生活费十万元一次性打到了儿子银行卡里。这笔资金,据说张旭豪除了投资股票,一部分成了饿了么的启动资金。

80后张旭豪胡玮炜离场,90后戴威却要跪着活下去

当下的张旭豪或许更能够体会戴威的心境——饿了么同样是他大学在读阶段萌生并落地实施的创业想法。

报道称,张旭豪决定卖掉饿了么,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权衡,他帮助团队每个人分析了关乎未来的各种可能性,最后选择了“最优解”。

在《财经》杂志的一篇报道结尾中,张旭豪的一位朋友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饿了么收购结束后的一个老友聚会上,大家玩骰子,输了就喝酒。张的朋友带一组人,张自己带一组。结果早早就回家睡觉的老友一早醒来看到张旭豪在凌晨4点半发来微信:“饿了么团队大获全胜!!!”

“资本给予的,资本也会拿走。”创业热情之外,胡玮炜似乎对资本保持着理性。

相较于前两者,胡玮炜在家世背景上似乎要低调很多。没有任何信息显示她来自背景显赫的家庭,只知道她1982年出生于中国浙江东阳,2004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后成为媒体人,创立摩拜前创立了极客汽车(GeekCar)。

12月19日,在遭遇用户信任危机蜂拥退押之际,戴威仍在发给员工的内容信中“告诉自己,也告诉每一位ofo人,活着才有希望,再大的压力我们也要扛着,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要想办法克服。”

相比之下,胡玮炜则表现的更加温和。对内,她既能接受作为摩拜的创始人、CEO存在,也能接受董事长李斌调整摩拜管理层,引入CEO王晓峰的决定,并与作风强势的王晓峰合作。对外,她有做事的理想主义情怀,但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控制欲。

这意味着,在被美团点评收购8个月后,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正式离场——此前,在美团正式收购摩拜25天之后,原CEO王晓峰就选择了离开。

去年朱啸虎曾因“坚决不投60后”的言论被吵的沸沸扬扬。不过据上述ofo前高管表示,在朱啸虎身陷舆论弱势时,戴威曾在内部下过一个要求—“我们要感谢过去的投资人,要支持他。”

戴威显然是拒绝妥协的。在去年底面对投资人朱啸虎公开呼吁ofo、摩拜合并时,戴威不留情面地公开回应:非常感谢资本,但也希望资本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

胡玮炜曾在一篇自述中坦言,如果不是迫于现实,她只想做“广场上画画的闲散女青年,或者跟《天生杀人狂》里一样当一次夺命女贼”。对于做摩拜单车,她也曾在一次公开采访中表示,如果失败了,就当做公益了,这个观点也一度引发诸多争议。

东峡镇地处偏远,往返小镇与县城的山路崎岖,每一次路程都令人疲惫不堪,一辆山地车变成解决交通问题的“钥匙”。支教结束后,戴威带着这个想法回到北京,开始与朋友启动一份“自行车的事业”。

但现实是,做了十来年汽车记者的胡玮炜,却发现自己仍旧无法对手动档、百公里加速这样冷冰冰的技术概念产生一丁点兴趣。

(原标题:80后已经套现离场,90后却要“跪着活下去”)

卖与不卖

张旭豪做饿了么是非常投入的。为了创业,他和康嘉选择休学一年。即便如此,饿了么仍旧差点中途夭折,两人还曾试图做煤炭生意“为饿了么另谋出路”,后来发现操作难度更大才重新回来做外卖。

朱啸虎有着“独角兽猎手”之称。在移动出行领域,他曾因押准滴滴与ofo两只独角兽公司而声名鹊起。早前,朱啸虎曾预测“3个月结束共享单车战斗”,去年6月他又与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就ofo与摩拜单车用户活跃度隔空互怼。

而相对于大学校园走出的创业者戴威和张旭豪,胡玮炜更像是一个“理想代言人”。

“我觉得骑行是一种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戴威最初将ofo定位于一个深度定制化骑行旅游项目。但后来他发现,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或者说,它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需求。由此他得出结论:创业必须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此后他们转向共享单车业务,并有了自己的愿景:只连接车,不生产车。这就是ofo的由来。

然而2017年12月,朱啸虎开始公开呼吁ofo和摩拜合并,“唯有两家合并才能盈利”,至于“谁合并谁,并不重要”。在戴威公开回绝后,朱啸虎与戴威关系破裂,并最终在今年初清空ofo的股份。

本科毕业于同济大学,硕士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的85后学霸张旭豪则被称为 “富三代”。他出身于商业世家:他的祖父张韶华在民国时期从白手起家到拥有五家工厂,成为上海滩的纽扣大王,在上海工商界颇有话语权;他的伯父是“轴承大王”,而父亲张志平则从事渔具生意。

胡玮炜毕业于浙江大学下设的城市学院新闻系——如同所有的新闻毕业生一样,她有新闻理想,她的偶像是意大利战地记者法拉奇。

2016年共享单车市场硝烟四起,但摩拜与ofo谁都没服谁。在各自升级战略战术、攻城略地的同时,还不忘时常彼此打趣。即便2017年3月便开始传出二者合并的消息,双方都坚决否认。

红与黑

三个创业初心类似,背景不同的创始人,在各自的战场上都曾要坚持独立发展。

张旭豪、胡玮炜、戴威,三人都曾攀上众人难及的高峰,但他们最终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两个80后已经成功套现离场,只剩下戴威一个90后孤独坚守,负债累累,还要“跪着活下去”。

相较于张旭豪创业只是为了解决深夜“肚子饿”的出发点,戴威的起步无疑更具使命感。2013年,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本科毕业的戴威,跟随团中央支教团奔赴青海大通县东峡镇,在那里他做了一年数学老师,同年创立了支教团西部愿望教育促进会。

胡玮炜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自己“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她的离开背后没有“宫斗”,没有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最后她感谢了很多人,也感谢自己。

4个月后的8月2日,饿了么(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更新了股权信息。企查查显示,这次变更后,饿了么原股东邓高潮、张旭豪、汪渊、康嘉等退出,新任股东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控股。

澳门永利赌场平台|永利娱乐场平台|Sitemap1|Sitema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