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两度发文 三方机构仍为信托冒险引流

  该客户经理还提及,从2011年开始到现在,该平台一直在做信托产品代销。他们帮信托公司代销产品,可以从信托公司处获取一定费用然后补贴到客户。“信托产品现在是高净值客户人群的理财首选,上市公司和银行理财的闲置资金也是大部分流入信托的,目的都是稳健增值。”

  记者查询红果树财富官网发现,该平台挂着若干款信托产品,且标明产品宣传页,出现通过该平台购买,除产品年息外,还可以获得返现等信息。记者以客户身份对此咨询红果树财富方面,某客户经理回应:“确实有返现的事,同样的产品,客户自己去官网买就没有返现。”

  面对监管,信托公司通过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获得“流量”方式显然违规。信托公司为何还要冒险“走钢丝”?

  “目前信托公司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很多都不符合监管要求,互联网引流存在私募产品向不特定对象宣传发行的问题,这相当于变相公募化宣传、发售。”袁吉伟对记者进一步分析,其次也经常会出现虚假宣传或者假冒信托产品的情况。

  仍有机构违规销售

  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财乐港官网上展示着几款信托产品,并拨打了财乐港(易达惠众数科旗下)客服电话。其工作人员谨慎地回应本报记者:“该网站仅起到展示信托产品的功能,可便用户浏览查看。”

  袁吉伟还分析道,自去年以来,信托公司已经加强零售和直销渠道的建设。换句话理解,当第三方互联网渠道代销信托产品这种途径不再可行后,信托公司需要更好地建设直销和代销渠道,同时注重合规性。

  但是,《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日查询发现,仍有部门三方机构平台我行我素,仍然违规为信托产品引流。

  此外,安得财富客户经理对记者表示,现在信托产品都不会挂在官网上,会单独放在另一个网站,客户可以和工作人员沟通并咨询产品相关情况。

  有意思的是,协议上还写道:乙方保证配合甲方按照产品认购相关流程,通过甲方的居间服务完成认购及相关手续;若因乙方原因或产品不成立导致甲方无法从发行机构获得相关服务费用,乙方需退回甲方上述增值费用。

  另外,据安得财富客户经理介绍,一般是一次性给到位。该平台在产品成立后将返现(一般一周成立一期),打到客户银行卡或其他账户上,老客户则是当天结算的。“返现”的费用先根据客户情况决定是否要先行垫付,大概一个月到两个月左右后再和信托公司结算。

  通过互联网三方平台购买信托产品,“返现”或“返点”算得上是吸引客户的“利器”,但其或许是个“纸上大饼”?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实情并不简单,帮信托公司代卖产品的三方互联网机构可谓是大有人在。

  具体“返点”多少?红果树财富客户经理向本报记者透露:“正常情况下,在该平台每购买100万两年期信托产品可获得返现3000元。”得知记者观望态度后,该经理继续表示:“3000元返现可以年化算,买100万元两年期产品最后一共可得返现6000元。”

  果然如此,《国际金融报》记者添加了某工作人员微信后,便收到了该对接工作人员发来的信息:光大信托、湖南信托等公司在四川和山东的信托计划产品的微信小程序,以及抵押合同、保证合同和评级报告等pdf资料。

  信托公司通过互联网获客的逻辑有没有“毛病”?信托公司和互联网三方平台这种合作存在哪些潜在风险?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信托公司根据规定是不允许公开进行募资活动的,因此通过互联网机构引流就可能触犯相关规定。另外,第三方机构也可能利用这种灰色营销方式,进行其他不合法的募资活动。

  记者随后再次登陆其官网,点击“信托理财”,发现下面所有的产品都已经被清空。

  《国际金融报》记者大概计算了下:每买100万的两年期信托产品,就可以一次性得到1万元到1.5万元或者更多的返现。由此可估,信托公司相应给各家平台的推广费相当“丰厚”。

  本质为“变相公募化”

  记者发现,安得财富给出的返点也非常具备诱惑力。其平台客户经理对记者表示:“安得财富每个产品返点不太一样。正常情况下,2年期信托产品返现都在1%左右。高一点的话1.2%或1.3%,偏远地区或其他地区的产品也可能有1.5%以上的返现。”

  此外,还有分析认为,资管新规下,信托公司资金直销能力极为重要,是参与行业市场竞争乃至大资管市场竞争的立身之本。

澳门永利赌场平台|永利娱乐场平台|Sitemap1|Sitemap2